✪樱桃种植园✪
还能再爱一万年。
头像by噜哥

( ⌯᷄௰⌯᷅ )粉球球和太郎咪是绝配了(??

G5061:

上周的某天,鱼同学发过来一个新出的卡比周边……

来源:https://weibo.com/1886672467/H0MDNaDLk?from=page_1005051886672467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repost#_rnd1541930681353

[JK]苹果白兰地与走失的猎户座 11

11.


花京院扬起一侧眉毛,偏过脑袋,一个无声的惊呼在他眼中瞬息湮灭。他努力镇定自若地眨着眼睛,视线从靠近的承太郎脸上转到敞开的大门,最后又回到对面那双绿眼睛。“嗯?”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一个单音节,面部的肌肉不明显地紧绷了起来。“这么说来……”他轻声呢喃,似乎在脑海中倒放记忆,试图寻找出些微的蛛丝马迹。


洗衣房里轰隆轰隆的机器运转声盖住了大部分其余声响,如果不想放大嗓门,他们必须靠得足够近才能听到对方的声音。这样一来也无法对外在的环境保持足够的警觉,不知不觉无忧虑地放浪了好些天,花京院都快要忘记这不是一次普通的出游。


他用眼神询问对方可疑者在何处,而承太郎并不急着回答,只是坐直...

[JK]苹果白兰地与走失的猎户座 10

咕咕咕来填坑了(心虚


10.


清早,花京院是被从车窗中漏出的风声和鸟鸣吵醒的。他迷迷糊糊地嘟囔了几声,想要活动一下身体,于是翻了个身,但因为一时忘记自己身处何地而差点从后座上滚下去。脸着地之前他一个激灵,脑子清醒了大半,立马条件反射稳住身体,一手扶住前座的背椅慢慢直起身来。停顿了几秒后他低头观察自己的装束:身上盖着薄毛毯、承太郎的夹克和几件他自己的衣服。车窗开了一条小缝用来透气,怪不得有风吹在脸上的触感。


他左右张望,承太郎不在车里。花京院揉了揉脖子和后腰,本来不打算再睡后座,但前一天晚上承太郎枕着他的肩膀就睡着了,这种事怎么想都不常见,他就不打算弄醒对方了。一开始还能保持着...

四十连没有花,开始自闭( ・᷄ ︵・᷅ )



py码:781450920369

おやすみなさい

#原作线


第一次谈起恋床的话题,是在新加坡的旅馆里。经历了三天的海上漂流之行和几次措手不及的替身战,加上波鲁纳雷夫在旅馆里碰上的倒霉事,所有人都精疲力尽。乔瑟夫要求他们尽早休息好,他还没有吭声,花京院就应了下来。因为是都是学生的关系,他们住在了一个房间,四天之前对方还是DIO派来的杀手,现在却成为一同讨伐敌人的战友,人类的关系有时候非常奇妙。


承太郎坐在床沿想从口袋里掏烟,却忘了身上的烟盒已被海水浸泡得起皱。受潮的烟草有股怪味道,他轻轻嗅了嗅,还是决定丢掉换新的。天色已经暗下来,乔瑟夫叮嘱他们不要晚上出门,所以只能明早再抽空去买。行程时间紧迫,处处需要提高警惕,承太郎烦躁地咋舌。...

(✿˘艸˘✿)

G5061:

pad文艺粗糙小清新流上线,内容是小鱼同学的那篇“一次离别”,关键词:信。


你觉得花这身是睡衣吗?其实是病号服啦!!!

afterwards

今天承花过年,即兴发挥一段,很短,是一次别离的后续

(感谢噜哥的太美了让我亲一口💋(guna


(《一次别离》后续,6x6)


“啊,又塞满了。”花京院弯下腰把收纳信件的盒子拿出来,掸去上面的一层薄灰。“都是你这些年寄回家的信呢,承太郎。”


“是吗,”被点名的男人推了推眼镜,视线并不从面前的报纸上移开,“不需要的话,就丢掉一些吧。”


“那可不行。”花京院立刻否定了这个提议。他把几个收纳盒全部叠在一起,放在腿上,沉甸甸的,像是时光的重量。“现在看你二十年前的信,觉得真是不可思议,”他微笑起来,“像你这样沉默寡言的男人,却能写出那么啰嗦的信来。”


承太郎抬起头,...

[JK]苹果白兰地与走失的猎户座 9

ぎりぎり赶上,大家中秋快乐!

这章完全在约会


9.


花京院愣了一下,好像没有听清。“你说什么?”


“我说我其实不是真的赏金猎人,”承太郎重复了一遍,一个红灯将他们拦下来。


“你不是JOJO?”花京院瞪着眼睛。“那你是谁?”


“我是JOJO,但也能说不是……”承太郎像在酝酿词汇,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,“至少当赏金猎人的那个人,其实是我二哥。”


花京院晃了晃脑袋,觉得信息量太大。“对不起,我没理解?”


“我的二哥曾经是个有名的赏金猎人,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干了,和他的伴侣一起在某块偏远的陆地上过逍遥日子。”承太郎解释道,“为了行动方便,所以我’借’了他的猎人执...

这AI成精了吧

[JK]苹果白兰地与走失的猎户座 8

晚了两天,这章较长,进度终于差不多过半了~

给这个连载创建了一个合集,应该看起来比较方便,就不放前文链接了

------

8.


告别承太郎后,花京院跟着来接应他的人坐上了车。车内非常宽敞,两排座位中间的小桌子上放着倒好的酒,一边早就有人等着,看打扮估计是比较高层的人物,西装领带一丝不苟,脸上是程序化的笑容。花京院挑了挑眉,只礼貌地拒绝了白日饮酒,他不想搞出没必要的麻烦。至于接下来的谈话他心里有底,所以对对方的寒暄和怂恿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。和花京院想象的差不多,无非是拿荣誉和钱财利诱那些头脑简单的人来给他们卖命。

他在心里翻了个鄙夷的白眼,但表面上还是要装出一副惊喜的神色,好像打个...

© 紅緋魚 | Powered by LOFTER